6月29日,周日,是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景洪市第三小學963名住宿生返校的日子。像往常一樣,19:30分上課鈴響起,學生們跑進教室,在班主任的陪伴下自習。
  19:38分,一男子唐某與其75歲的父親出現在學校監控室的畫面中。由於此前唐某與該校老師孫某是戀人關係,保安也沒有過多盤問,讓其進入校園。誰也不會想到,接下來的40分鐘,他持刀威脅,上演驚險一幕,也讓師生們上了一堂現實版的“防恐防暴課”。
  “平時大量的防恐防暴演練,沒想到關鍵時,真能救命。”事後,教師沙文雲這樣感嘆。
  “快速撤離學生,不要激怒持刀者”
  當晚,唐某帶著父親在校園裡沒有任何停留,直奔新教學樓四樓孫老師所在的5年2班。此前,兩人是戀愛關係,孫老師發現性格不合後,曾提出分手,唐某一直糾纏,這次竟趁著醉酒,從包里拿出水果刀相威脅。
  此時,距上課鈴響不到十分鐘,大部分學生在教室里自習。剛下過雨,5年2班的老師張智英還帶著學生打掃校園衛生區。這時,她看到幾個學生跑去校門口找保安,還有幾個學生向自己跑來:“張老師,有個叔叔拿刀威脅孫老師,您快去看看!”張智英叮囑學生們馬上回到教室,自己向四樓跑去。
  正走向校門口的副校長袁祖芬,看到保安拿著膠棍,迎面向教學樓跑來,趕忙問“什麼事?”聽完保安敘述,袁祖芬立刻意識到問題嚴重。怕失去理智的唐某對學生造成傷害,她立馬和每一樓層的宿管老師“口口相傳”,通知全校32個班級,把教室門鎖好、把窗戶關好。仔細思慮後,她又害怕任何聲響都會激怒唐某,於是囑人馬上把上課鈴聲關掉。
  跑到5年2班的張智英,已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:教室里還有約20個學生,滿臉通紅的唐某正在拿著一把水果尖刀,在講桌上戳來戳去,反覆對孫老師嚷著:“你為什麼騙我,幹嗎不接我電話。”臉色發白的孫老師,被逼到教室右側的牆角。
  張智英的第一反應是:“他已經失去理智了,一定要轉移他的註意力,不要讓他傷害到學生!”於是,她故作放鬆地跑到唐某的面前說:“她沒有騙你,有話好好說,發這麼大火幹嗎,先把刀放下。”
  幾乎同一時間,同在四樓的教師沙文雲和松梅艷也跑到了事發教室門口。擔心任何聲音激怒持刀者,他們用眼神和手勢,示意學生們走出教室。學生們按照順序,靜悄悄地走出教室,被兩位老師分散到同一樓層的另外三個班,並快速鎖門,關上窗戶。看到剛進來的學生看起了板報,沙文雲懸著的心才放鬆了一下,“還好沒有一個學生受傷”。
  此刻,正在學校附近巡邏的民警、特警、武警先後趕到,由於擔心有爆炸裝置,他們與先後騎著摩托車趕來的學校老師和領導,按照平時安全演練的節奏,把教學樓的學生疏散到宿舍樓。然後讓一位老師打電話給教室里的張智英。
  在事發教室,張智英擋在發抖的孫老師前面,繼續和一身酒氣的唐某對話,唐某不時把講座上的粉筆盒和墨水向牆上砸去。唐某的父親站在一旁,沒有對兒子進行任何勸阻。第一次張智英的手機響了,她擔心激怒唐某,馬上掛掉;第二次響起的時候,她猶豫一下接通,並借“我們班學生有事叫我過去一趟”之故,走出教室。這時,特警正站在樓梯口處等著,告訴張智英說:“跟剛纔一樣放鬆,逐漸把他引到教室門口。”
  很快,張智英再次轉回教室,一邊和唐某交流,一邊推著孫老師往教室後門的方向退,唐某也緊跟上來。直到教室門口,唐某反超,堵在兩位老師的面前。見此情景,警察迅速從唐某背面將其控制,遭到了唐某的強烈反抗,一位警察不幸大腿被刺傷。
  所幸的是,全校無一師生受傷。此刻是20:18分,距離下課還有12分鐘,學生們已全部撤離到宿舍樓,自習課成了全校師生的一堂“防恐防暴課”。
  事後,張智英被學校的同事稱贊“太勇敢了”。其實,張智英承認,回想那40分鐘的經歷,還是後怕的,“如果我有什麼意外,我的女兒誰來照顧啊?”8歲的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女兒是她最大的牽掛。她說,“但那一瞬間,是一個老師的本能反應,如果再次選擇,也會這麼做的。”
  每月都有安全演練,每周都有安全知識教育課
  事發後,大家紛紛慶幸沒有師生受傷,也更加認識到學校“安保”工作的重要。袁祖芬副校長則認為,學生們沒有過度的驚慌,能夠安全有效撤離,得益於學校日常大量的安全演練。
  近年來,校園暴力傷害事故頻發,為學校安全敲響了警鐘。景洪市教育局曾下發《防範校園暴力傷害事故發生的緊急通知》到全市各校,多次組織開展以防暴力侵害等為主要內容的安全避險應急演練。全市學校共安裝監控探頭1234個,配備了241名專兼職門衛和保安,門衛室配備專用甩棍、防衛噴射器等防暴器械,要求一旦發生事件,各校園教職工必須將學生放在第一位,先保護、撤離、搶救學生。
  但是,在學校安保措施不斷加強的形勢下,許多學校面臨一個尷尬:學校的男教師越來越少。
  景洪三小主管安全德育的副校長孔招雲告訴記者,男教師在安保工作中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視,但以景洪三小為例,全校130名教師中,只有27名男教師,這種情況在城區學校“很普遍”。
  對此尷尬,孔招雲認為,一方面有關部門應該出台政策和資金配套,避免保安因工資低而流動性大,使校園保安更加專業、敬業;另一方面,學校在安保方面的防範和演練,也至關重要。
  對此,景洪三小進行了一些嘗試。作為主城區唯一一所有住宿生的學校,學校特別成立了“校保辦”。“學校的每個教職工都要簽安全責任書,每個月都要組織全校消防、防震減災、防恐防暴演練。”孔招雲說,“實際上,學校的每個老師都繃著一根弦,就是學生的安全。”
  孔招雲說,這次校園持刀案給全校師生上了一堂警醒的課,平常大量的防震、消防、防恐等演練是起到一定作用的。一位多次組織學校安全演練的專業人士說:“日常積累的知識和經驗,有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到,但是用到了就是一瞬間的事,也許就能決定你的生命。”
  本報昆明7月1日電  (原標題:一起“無人傷亡”的校園持刀威脅案)
創作者介紹

售屋網

fz29fzjr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